最早上報疫情的她 怎樣發現這種不一樣的肺炎

2020-04-02 10:30:49  阅读 809015 次 评论 0 条

(原標題:最早上報疫情的她 怎樣發現這種不一樣的肺炎)

張繼先在隔離病房查房 長江日報記者陳卓 攝

長江日報-長江網2月2日訊(記者田巧萍)她很忙,接受采訪的時間一拖再拖,隻叫記者“等通知”。

1月30日中午12時9分,她說:“你可以來了。”記者放下炒了一半的菜,騎上摩拜趕到她所在的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湖北省新華醫院),等了十分鍾,她從病房出來。

張繼先,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與重症醫學科主任,54歲,個頭不足1.6米,話語輕柔,一雙疲憊的眼睛透出和善。然而,就是這位溫和的女醫生,一個月前最早發現這場疫情苗頭,並和院方一起堅持上報。

從早上忙碌到下午兩點半,張繼先才吃上中飯。長江日報記者陳卓 攝

7個相似病人4個來自華南海鮮市場

她判這肯定有問題”

2019年12月26日上午,醫院附近小區的一對老兩口因發燒、咳嗽看病,當時兩人是自己走ㆫ院來看病的,拍出來的胷ŃCT片,卻呈現出與其他病毒性肺炎完全不同的改變。張繼先讓老兩口叫來他們的兒子做檢查,兒子沒有任何症狀,但CT一照,肺上也有那種表現了。

這一天,還來了一位華南海鮮市場的商戶,一樣的發燒、咳嗽,一樣的肺部表現。“一般來說,一家人來看病,隻有一個病人,不會三人同時得一樣的病,除非是傳染病。”張繼先給這些病人做了甲流、乙流、合胞病毒、腺病毒、鼻病毒、衣原體、支原體等與流感盷ŗ的檢查,病人全部呈陰性,從而排除了流感。

張繼先頭腦中的疑團越來越大,12月27日,她把這四個人的情況向業務院長夏文廣、醫院院感辦和醫務部作了彙報,醫院立即上報給江區疾控中心。

12月28日、29日兩天,門診又陷ř續續收û了3位同樣來自華南海鮮市場的病人,這一下就有7個一樣的病人了。

張繼先和同事正在商量工作。長江日報記者陳卓 攝

“這是我們從來沒有見ぎ的病,同樣來自華南海鮮市場的有4個病人了,這肯定有問題。”張繼先判斷,7個病人,症狀和肺部表現一致,隻輕重有區別。張繼先敏銳地意識到情況不對,立即又向醫院進行了報告,並建ㆫ院召開多部門會診。

12月29日下午1時,分管副院長夏文廣召集了呼吸科、院感辦、心血管、ICU、放射、藥Ū臨床檢驗、感染、醫務部的十名專家,大家對這7個病例進行了逐一討論,影像學特殊,全身症狀明顯,實驗室檢查肌酶、肝酶都有變化,專家們一致認為,這種情況確實不正Ů,要引起高度重視。追問や有兩例類似病史患者,到同濟醫院、協和醫院去û療,留下來的地址也是華南海鮮市場後,夏文廣副院長立即決定:直接向省、市衛健委疾控處報告。

12月29日是星期天,省、市衛健委疾控處接到報告後快速反應,指示武市疾控中心、金銀潭醫院和江區疾控中心前往醫院,開始流行病學調查。

傍晚,武市傳染病定點收û醫院——武市金銀潭醫院業務副院長黃朝林和ICU主任吳文娟來到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逐一查看了這7個病人,接走了6位病人,其中輕症三位、重症三位,那一家三口的兒子堅決不去金銀潭醫院,留在張繼先這裏繼續û療,今年元月7日病愈出院。

張繼先接受采訪時堅定地說,疫情發現越早越有利於控製。“我們現在感覺自己做對了!”

2月1日,記者多方求證,各方信源均證實是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最早上報疫情,並評價給政府及早監測疫情爭取了時間。

來自於“非典”時期的鍛煉

在收û那一家三口住院時,張繼先在呼吸科病房隔出一塊與其他區域相對獨立的地方,建立了有9張病床的隔離病房。

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是離華南海鮮市場最近的兩家三級醫院之一。那6個病人被金銀潭醫院接走後,張繼先的呼吸科門診又陷ř續續收û了類似的病人。到元旦時,這9張隔離病床不夠用了。

從發現那一家三口起,張繼先就要求所有的呼吸科醫護人員戴口罩。醫院給他們科室批了N95專業防護口罩,“我們隻進入那個區域才戴N95,其他區域還是一般醫用口罩。”張繼先說。

與此同時,張繼先囑咐科室人員在網上訂購了30套細帆布的白色工作服,12月31日那天,這批被她視為隔離服的工作服寄到了科室。

張繼先正在穿戴防護服和ҏ,準備進入病房。長江日報記者陳卓 攝

自購的工作服被大家穿到了醫生白大褂和護士服的裏。“不管怎麼說,我們多穿一層,對自己防護就好一點。”張繼先說。

這一套厚帆布的“防護服”一直到元月22日,鍾南山院士明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能夠人傳人,才完成它的使命。這一天,醫院給他們配備了三級防護服。

元旦期間,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科的門診量開始激增,由原來一天100人右,增加到230人右,收的像7個人那樣的病人越來越多。張繼先他們去給其他呼吷Ł慢性病住院病人做工作,讓他們盡快出院,有的病人不願意出院,醫護人員就找各種理由勸說。

醫院處處小心,因陋就簡地把防護做到可能做到的極致。從最初收û那一批病人到現在,張繼先所在的科室做到了無一例醫護人員感染,無病人交叉感染。

張繼先說,對傳染病的防護意識生根於“非典”。2003年抗擊“非典”時,時年37歲的她是江區專家組的成員,每天的任務就是下到各個醫院排查疑似者。

“我從那個時候就有感覺了,什麼叫公共事䱯,什麼叫群體事䱯。”張繼先說,醫生看病,要問病人的住址、職業,這一下來了四個華南海鮮市場的,怎麼會沒有問題?“這就是‘非典’時期鍛煉出來的思維。”

一位持續發燒的老者被家屬架著來醫院就診,張繼先馬上讓一名護士上去扶著去發熱門診

病人太多,醫護人員太苦

“這次把一生的眼淚流光了”

原定采訪張繼先的時間是1月29日中午,記者出發時,接ㆫ院黨委書記邱海芳的電話:“您現在別來了,張繼先主任在病房大哭!”

1月30日,記者當問起張繼先悲傷的原因,她說:“病人太多了,我們的醫護人員太苦了!”

1月26日,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成為第三批定點醫院,收û病人由醫院統一安排。病人太多了,必須按輕重緩急來統籌。

有的病人病情發展太快,手段用盡,還是走了,張繼先大哭;有時防護服快沒有了,口罩快用完了,張繼先大哭……張繼先說,這個傳染病,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的病人湧向醫院,從來沒有見過。

“我這次把一生的眼淚流光了!”這一個月來,睡眠嚴重不足,體力嚴重透支,她竭盡了全力。

痛哭一場,她又一頭紮進病房,那裏是容不得她一絲馬虎的戰場。

采訪中談〝去的生命和被感染的同事,張繼先數次落淚。 長江日報記者陳卓 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