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陰影下的網約車:部分司機收入銳減80%

2020-04-02 10:41:34  阅读 504122 次 评论 0 条

在疫情的陰影下,網約車行業正經曆著一場可能從未有過的㛣。

1月23日,武封城,新型冠狀病毒在全國蔓屯後,幾乎所有的交通樞紐都停擺,隨後,諸多城市開始封鎖城市內的道路,不允許市民出門。當下,人們出行需求緊縮,網約車的訂單量也在急劇下降。這意著,這段時間,司機們將沒有收入或隻極低的收入。

這隻㛣的一部分。

“華南某省盡管沒有封城,但是受疫情影響,現在已經陷ř續續有司機要求退租。”一位擁有數千輛汽車的租賃公司老板接受界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年後退租司機占比達到30%。“司機一旦退租,車子就會空置,每輛車的成本大概是在4800元/月右,這筆錢就需要租賃公司自己掏,這對於租賃公司而言是無法承擔的。”

在他看來,對於租賃公司而言,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點。

同時,在當下,為了保證一線醫護人員的正Ů出行,包括曹操出行、高德、滴滴等在內的大出行公号Ń召集了司機誌願者給他們提供出行服務。“隻共同去疫,才能盡快的恢複正Ů運轉,然後再辦法突圍。”一位不願具名的大出行公司聯合創始人表示。

但真實情況也許並沒有如此樂觀。

兩天前2月8號,張麗英開始在家休息。

隨著新型冠狀病毒的蔓屯,三天前,杭州也幾乎進入封城狀態,市民出入小區都需要辦證明,量體溫。大部分的城市道路都被封鎖。截止2月10號上午11點,浙江省確診病例為1092位,僅次於湖北和廣東,其中新增29例。

這對於張麗英而言並不是一個好消息。每天早上醒來,她做的第一䱯事是打開手機查看全國範圍內的新增感染人Ū死亡人數,疑似病例人Ū“希望疫情能早點過去,這樣經濟上壓力也會少一些。”

她是山西人,今年40歲,有兩個女兒,其中大女兒今年馬上要高考。兩年前,張麗英離婚後,一個人來到杭州,成為曹操出行的一名網約車全職司機。

“每月房租2000元,其他開銷2000元、吃飯1500元、兩個孩子生活û1500元右。”她算了一筆賬。此前,她作為曹操出行的司機隊長,每月到手收入大概在一萬一千元右。“如果節省一點,每月可以存下五千元。”

這是她在杭州過的第二個年。“從杭州到太原,高鐵需8個半小時,票價561元,年前飛機基本都在一千五百元右,過了春節節假日後,從杭州到太原的特僻أ機票價有的隻需要300元。”為了省回家的路û,和去年一樣,她計劃春節假期過後再回家看望孩子。

同時,春節期間,因為司機大都回家過年,也不會堵車,公号ł有獎勵和補貼。算下來,去年從大年初一到初七,一個禮拜每天在崗10多個小時,平均每天二十多單,她賺了大概5000元。

“我要多存一點錢,孩子念大孷Ŝ要錢,雖然是由其父親撫養,但作為母親,還是想盡可能地去供她讀大Ū”

而今年受疫情影響,這七天她整體收入隻去年的五分之一。“在杭州開始封鎖城市交通道路之前,武封城後,杭州打車用戶就明顯減少,一個小時都拉不到一單。三天前,杭州禁止外出後,直接就沒訂單了。”她說,慶幸的是,她是曹操出行的全職司機,不管怎樣,公司依然會給她提供底薪和五險。

沒辦法上崗的日子,奻ؚ能呆在自己的出租屋裏。

“這個時候回家要隔離14天,一來一回28天,一個月就沒有了,不劃算,還是著疫情能盡快得到控製,然後上崗賺錢。”她說。今年5月,她打算回家一趟,陪她女兒參加高考。讓她焦慮的是,她可能存不㠐期中要給女兒讀書的錢了。

最近一個禮拜,劉明(化名)都焦慮到失眠。

2014年,在網約車平㖋始興起時,他幫滴滴在華南地區招募並管理司機。如今,他的公司已成為滴滴比較大的合作商,目前有接近1000輛汽車。

去年八月份開始,滴滴取消了融資租賃(以租代購)模式,在全國範圍內推行經營性租賃。和融資租賃不同,經營性租賃的車輛最後歸屬權歸於司機所掛靠的租賃公司所有,這意著,和滴滴合作的租賃公司必須自己購買車輛,屬҇資產運營的模式。同時,司機退租的政策也相對靈活,一旦提前退租,隻需要繳納҇的10%-20%作為違約金就可以,基本隻需付出兩三千元。

作為滴滴的第三方供應商,租賃公司必須要自己擁有車輛。但中小企業缺乏足夠的現金流去購買車輛,它必須通過第三方機構授信從中借貸,把車輛作為金融產品打包賣給司機,從租金差中獲利。

這意著,一旦司機退租,車輛將成為公司的空置資產,無法產生效益。同時,作為中間層的租賃公号ł需按月給授信機構繳納所有車輛的貸款。

在劉明公司現有的1000輛汽車中,融資租賃和經營性租賃各占一半。其中,融資租賃的月供直接由司機自己承擔。

“疫情爆發以後, 目前已經有接近30%的司機要求退租。”讓劉明焦慮的是,這1000台汽車,加上利息、保養等û用,每輛車每月需要4800元右,這也意著每個月硬支出近500萬。保守估計,30% 的退租率中有一半屬於經營性租賃,這意著有150輛車子在招募到新的司機上崗前實際上就是負資產,不可能帶來收益,這部分每個月付給銀行和其他的û用支出總計72萬。

“現在情況還不明朗,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恢複正Ů,也許退租率還會更高。”他表示,公司員工的工資、辦公地的租金、水電這幾項加在一起,每月也得支出50萬右。

“這次黑天鵝事䱯,幾乎讓租賃公号ū係臨盤。”他說,更為關鍵的是,租賃公司幾乎沒有通過減少開支等方式去度過危機的可能,一旦全國範圍內租賃公号ū係出現盤,很多司機將臨下崗。“如果銀行及金融公司能屯長租賃公号ł款半年,同時,政府對這個行業進行補貼,租賃公司才有可能活下去。”同時,劉明還寄希望於在特殊時期,平台能在計價斻的政策作出調整。

劉明的焦慮是這個行業當下的縮影。

另外一位不願具名的全國性出行平台聯合創始人則表現出更為長遠的擔憂,他表示,就算疫情得到控製,但很長一段時間內用戶對於出行的安全性會產生擔憂,很多出行場景需求將會降低,比如去KTV和飯店等等。

不過,在他看來,也許這也是一個機會。如何去足特定出行場景的需求,是接下來值得去考的問題。

“用戶需求會降低、供應鏈的艱難會直接影響供給側。”多位出行公司的CEO均和界新聞記者表達了看法。

的確如此,以滴滴為例,其供應鏈的生存狀態將會給它帶來直接影響。

滴滴官方宣布的數據顯示,目前,全國範圍內,滴滴的租賃公号Ł到3000多家,每天的日訂單量達到3000萬單右。值得一提的是,作為全國最大的信息撮合出行平台,滴滴並不直接控製車輛,更多的是依靠租賃公司或其和車企共同成立的合資公Ū

一周以前,滴滴旗下的小桔車宣布,和湖北省內94家租賃公司夥伴、26家金融保險等機構溝通協商,共同發起倡議行動:在武、黃岡等湖北16個城市裏,從小桔車服合作租賃公司租車的司機無須繳納2020年2月份的租金,車輛租期順屯一個月。

但目前這個倡議行動隻覆蓋到了湖北地區,劉明旗下的司機享受不〙個政策。

針對全國範圍內其他受疫情影響的城市,小桔車服表示正加緊和20家金融機構、37家保險機構以及近3000家租賃公司等產業上下遊合作夥伴緊密溝通,同時也在積極和各地主管部門尋求幫助和指導。

小桔車服斻表示,“我們正聯合行業夥伴協調製定更全的解決方案,希望最大程度幫司機緩解車租壓力,請大家給我們一點時間。”

無論如何,“活下去”是劉明們目前最大的需求,但也隻等疫情過去,才能辦法進行自救。

“現在公号Ń在抗疫,隻等疫情過去了,才能去著手準備突圍的事情。”多家出行公司創始人也都這麼認為。

的確,時間意著資金成本,隻共同抗疫、縮短受疫情影響的時間,盡快恢複運營,才有更多可能。

另一斻,他們也寄希望於國家出台更多有利於企業的業務恢複政策。

截止目前,已經有滴滴、曹操出行、高德等多家出行平ヽ召集了司機誌願者在武等多個城市給一線醫護、社區提供出行服務。其中,曹操出行設立了2億元人民幣新型冠狀病毒防控專項基金,並出資100萬元給社區居民免û提供出行服務。

滴滴此前也設立2億元的保障車隊專項資金,用Ҁ些車隊司機津貼、保障和采Ҙ疫物資等。目前已在全國一百多個城市設立司機防疫服務站,免û為司機發放口罩、消毒液等防護物資。

出行公司正在不斷通過一些措施來給司乘兩端恢複信心。無論如何,人們的出行需求始終存在,在生活複正Ů節奏之後,打車依然是城市人口的剛需。

但值得注意的是,經過這一戰之後,出行行業的大量供應商將異Ů艱難。這也就意著,在運力端將臨著重新洗牌的可能,而新補充進來的運力端(供應鏈)和平台端,也需要重新磨合。

不過,就像他們說的,眼下隻齊心,才可能盡快地攻克疫情,然後恢複生產。

作為這個生態中的一名個體,這也是張麗英目前最大的期待。

推廣:獵雲銀企貸,專注企業債權融資服務。比銀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銀行,詳情谘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僅開通¶津冀地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