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梳理新冠病毒六大關鍵問題:感染性、致命性究竟如何

2020-02-27 16:09:16  阅读 667565 次 评论 0 条

截至2月1日24時,中國已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約14411例,此外來自亞洲、北美洲、歐洲、大洋洲和南美洲的共23個國家和地區已報告確診病例逾130例。

隨著冠狀病毒疫情的蔓屯,一些早期研究正在更清晰地描繪出病原體的行為方式,及其能否得到控製的關鍵性決定因素。

《紐約時報》1月31日報道稱,雖然這種病毒現在是一個嚴重的公共衛生問題,但對中國以外的大多數人來說,其風險仍然很低。報道進而羅列了關於新冠病毒的六大關鍵問題。

傳染性如何?中等傳染性

據《紐約時報》報道,科學家們估計,如果沒有有效的遏製措施,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可能感染1.5至3.5個人,具有中等傳染性,與SARS大致相當。若與其他病毒進行比較,則其傳染性不及空氣中傳播距離可達30.5米的麻疹、水痘和結核等病原體,但要大於艾滋病(HIV)和肝炎,後兩者隻能通過直接接觸感染者的體液傳播。

報道稱,像這樣的呼吷Ł病毒可以在空氣中傳播,當病人呼Ū說話、咳嗽或打噴嚏時,會產生細小的飛沫。通過有效的公共衛生措施,如隔離病人、跟蹤他們曾經接觷Ł的人,可以減少疾病的傳播。2003年,當全球的衛生部門對SARS感染者進行有條不紊地跟蹤和隔離後,每名感染者的平均感染人敷ř至0.4人,足以阻疫情的擴散。

如今,世界各地的衛生部門正在付出巨大努力,試圖再次做〙一點。

致命性如何?死亡率或遠低於SARS

死亡率是決定疫情暴發的殺傷力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紐約時報》稱,早期跡象表明,新型冠病毒的死亡率大大低於另外兩種冠狀病毒:致死率三分之一的MERS(中東呼吸綜合征),以及致死率約十分之一的SARS(非典型性肺炎)。這三種病毒似乎都會附著在肺細胞表的蛋白質中,但MERS和SARS對肺組織更具破壞性。

截至1月31日,在已證實感染新冠病毒的人中,死亡者不到四十分之一,且許多死亡病例都是原有疾病的老年人。

多倫多西奈山醫院(Mount Sinai Hospital)的傳染病專家艾裏森·麥基爾(Allison McGeer)博士曾參與過抗擊SARS,他對《紐約時報》表示,新冠病毒的性質和機製仍存在很多不確定性。

他還稱,死亡率低未必說明病原體的危險性也低。比如季節性流感的死亡率低於千分之一,但在美國,每年仍約有20萬人因流感住院û療,其中約有3.5萬人死亡。

潛伏期多長?約為2到14天

美國疾控中心的官員估計,新冠病毒的潛伏期為2至14天。目前尚不清楚病毒攜帶者是否可以在症狀發作之前傳播病毒,也不清楚症狀嚴重的患者是否更易傳播病毒。

“這令我擔心,因為這意著感染者有可能會躲過檢測。”範德比爾特大學(Vanderbilt University)傳染病專家馬克·䱳͹森(Mark Denison)博士對《紐約時報》表示。

《紐約時報》稱,感染後到出現症狀所需的時間對Ҙ控至關重要。這段時間被稱為潛伏期,可以讓衛生官員隔離或觀察可能接觸了該病毒的人。但是,如果潛伏期過長或過短,這些措施可能難以實施。

若潛伏期隻兩三天,比如流感,感染者可能會在發病之前就將病毒散播出去,這時醫護人員幾乎不可能鑒定和隔離感染者。

SARS病毒的潛伏期約為5天,且病人在症狀開始四五天後才可能把病毒傳播出去。麥基爾博士據此對《紐約時報》表示,這給了防疫人員時間來阻病毒,並有效地控製了疫情。

疫情控製有多難?交通樞紐加大難度

《紐約時報》指出,新冠病毒之所以傳播迅速,是因為它始於一個交通樞紐城市——武,這加大了疫情控製的難度。

武擁有近千萬戶籍人口和約500萬流動人口,平均每天有3500名乘客乘坐直飛航班從武前往其他國家。《紐約時報》稱,這些有武直航的城市最先報告了中國境外發現新冠病毒肺炎的病例。

武也是中國的重要交通樞紐,通過高鐵和國內航空公司,武與全國盷ŀ。據悉,去年10月和11月,近200萬人從武飛往中國各地。

2003年非典暴發時,中國的交通還遠沒有這麼ҁ。《紐約時報》稱,就總量而言,如今中國的火車和飛機乘客敷Ň是SARS暴發期間的四倍。

疫情發生後,中國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對居住在武和附近城市的數千萬人實施旅行限製。但武市委副書記、市長周先旺在1月26日的新聞發布會上坦言,因為春節和疫情的影響,目前有500多萬人離開武

“你不可能把病菌封起來,病毒感染總會傳播。”喬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法學教授、世界衛生組織國家和全球衛生法合作中心主任勞倫斯·O·戈斯汀(Lawrence O. Gostin)說,“它(病毒)總會出來的。”

應對措施效果如何?對世界有幫助

世衛組織官員讚揚了中國對冠狀病毒的積極應對。

“我對中國應對疫情采取的有力措施印象十分深刻。中國采取的有力措施不僅對自身有幫助,對世界也有幫助。”結束了在中國的考察訪問後,譚德塞1月29日在日內瓦舉行的發布會上說。

疫情發生後,武關閉了被認為是疫情發源地的華南海鮮市場,全國各地的活禽交易也被暫停,學校停課、假期屯長、旅行團被叫停……

譚德塞表示,中國政府采取了非凡的措施來阻病例輸出,“為此,中國值得我們感激和尊重。”

與此同時,1月30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䱯”,並承認這一疫情的風險已超出了中國範圍。

目前,已有多個國家采取措施,對抵達機場的旅客進行檢查,以及早發現、隔離疑似病例。

疫苗研發要多長時間?或為一年

《紐約時報》稱,2003年非典暴發後,研究人員花了大約20個月的時間才研製出可用於人體試驗的疫苗。疫苗研製成功時,疫情早已得到了有效控製。而到2015年寨卡病毒暴發時,研究人員已將疫苗研發時間縮短至六個月。

如今,研究人員或許寄希望Ҁ一步縮短疫苗研發的時間。報道稱,研究人員已經研究了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組,發現了對感染至關重要的蛋白質。來自澳大利亞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和至少三家公司的科學家正在研製備選疫苗。

但福奇博士同時警告稱,在初步試驗之後,可能還需要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來進行廣泛的測試,以證明疫苗安全有效。在最好的情況下,疫苗可能在一年後對公眾開放。(南博一)